礼的小太阳

无法将所有的喜悦书写,悲痛怎能发言。

长顾 感情线【开车?】章节

  关口有几株杏树,为战火牵累,树干已然焦灰大半,虫蚁不生,本以为早已死绝,一日巡营归来,竟见枯木逢春,槁灰中又生花苞,一夜绽开,可怜可爱,行伍之人煞风景者不计其数,讲甚么惜花爱花也是对牛弹琴,不如先下手为强,先下一枝与你玩去。愿来年早春能剪侯府几枝春梅。

  

 描述由重减轻,再延伸。感谢P大让我此生遇到这么好看的文。以长庚为主的重点?感情线。

  

  第一章

  长庚担心小义父的病情,询问沈易。长庚听着觉得吹埙的人中气还足,不像有病,先放了一半的心,问道:“我听葛胖小说先生要给十六换药,他怎么了?”

果然还是超关心小义父。

  

  第二章

  颜控?长庚灯下看人。“他正靠窗坐着,大半张脸沉在灯影下,只微许露出一点端倪来,大概是快歇下了,沈十六并未竖冠,披头散发,眼角与耳垂下各长着一颗朱砂小痣,像针扎的,屋里那仅有的一点灯光都被他收来盛在了那对小痣里,近乎灼眼。灯下看人,能比平常还要添三分颜色。”这时候估计就暗戳戳的看上了。

  之后春梦梦见小义父,估计长庚这时候觉得自己有点恶心吧。

  

  第三章

  少年春心萌动?个子高高的长庚快赶上小义父的身高,四目相对,看到那双桃花眼,长庚心里又是一悸。果然还是颜控。

  

  第四章

  舔手指,还紧张到咬到自己舌头。

  

  第五章

  误以为小义父掉到暗河里,舍身相救。被小义父误会后,委屈巴巴。“他一颗关心则乱的心完全被当成了驴肝肺,热气从脖子一直涌到了耳根,红了一片,一时间说不清是羞是怒,反正是一肚子的妖火,凡水已经无可奈何了。”

  

  第十章

  标题就是顾昀。“沈十六”迎着他的目光,翻身下马,微微弯腰,递给长庚一只手:“臣顾昀,救驾来迟了。”

  这恐怕真的是惊鸿一瞥乱长庚心曲吧。

  

  第十一章

  自己不着调的小义父,竟然是威震四方的顾昀。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就,仿佛他的小义父从未出现【文中提到】这时候长庚认为自己更配不上他了。

  

  第十五章

  此时的长庚内心复杂。文中“只是长庚外放的感情,两分给了街坊邻里,两分给了总不在家的徐百户,剩下六分全都牵在了他的小义父身上,顾大帅凭空把他的小义父弄没了,让他那六分的情绪空落落地摔在了地上,豁开了一大片心血。”

  记恨着现在的顾昀,觉得这不是他所喜欢的沈十六。直到“深夜送药的沈易让“沈十六”和“顾昀”这两个南辕北辙的影子出乎意料地重叠在了一起。

  担心“沈十六”的长庚给现在的顾昀按穴位,长庚觉得自己犯贱。顾昀却对他说:“就算到了京城,也有义父护着你,不用害怕。”

  长庚心里的矛盾划开,不管是沈十六还是顾昀,都是他的的小义父,感情不会变。

  

  第十九章

  噩梦惊醒的长庚如同救命稻草般的顾昀。

  “顾昀突然被他抱住,先是一呆,随即心里泛起奇异的感觉,头一次被什么人竭尽全力地依靠着,几乎靠出了一点相依为命的滋味来。”

  全文中最让我动容和泛酸的一句话,看完结局,再看这句话,像是一个flag,为后来的一切铺垫。

  第二天早晨,从亵渎顾昀的梦里醒来,少年第一次的羞耻感。

  

  第二十章

  情窦初开的长庚开始注意自己小义父的身体,做贼心虚地多瞟几眼。“初冬的清晨已而是呵气成霜,顾昀身上居然只穿了一件半新不旧的夹袍,摆弄铁傀儡的时候微微弯了一点腰,那腰线似乎比长庚想象的还要细一些。”

  

  

  第二十五章

  得知顾昀将要离开,长庚想到“他们以父子相称,可原来缘分就像一寸长的破灯捻,才点火就烧到了头,只有他还沉浸在地久天长的梦里。”

  皇宫入冰窖,除了顾昀给他的那份温暖,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想要跟随的心思被顾昀风轻云淡的打破。

  “少年于是沉静地闭了嘴,不再做无谓的挣扎,紧紧地盯着顾昀颀长的背影,好像盯着一扇穷极一生非过不可的窄门。”

  

  第二十六章

  长庚为顾昀准备了长寿面,使得计划偷偷跑调的顾昀心生愧疚。想着,下次,又要不认他了。

  顾昀离开后,长庚躲在房间里,乌尔骨悄然发作。

  “摘下顾昀的肩甲,抱在怀里,仰面把自己放倒在床上。他没有哭。”

  

  第三十九章

  相隔四点多,第一次见面。

  “此时,就算把长庚扔进安神散堆里,恐怕也止不住他乱跳得胸口直颤的心,他近乎麻木地在马上坐了片刻,脑子里一片空白,平时舌灿生花的嘴里生出了一朵霸王花,将一干言辞堵了个水泄不通。”

  明明故意玩偶遇,却对顾昀说只是碰巧,还每日沐浴更衣定时定点。

  “义父,我还想你。”以父子之名,顺其自然的躺在一张床上,守着顾昀,看了一夜。

  

  第四十六章

  喝醉了的顾昀,顺其自然的长庚,一念之差下一吻定情?

  “顾昀搂住浑身僵硬的长庚,一本正经地顺着他的额头亲到了嘴唇上,极尽温柔地舔开他的唇缝,给了他一个漫长又缠绵的折磨,同时手也不闲着,竟摸索着去解长庚的衣襟。”

  终究是情难自禁,违背了天理常伦。

  

  第四十八章

  “顾昀正走神,乍一听他出声,便突兀地一偏头,不料猝不及防地遭遇到了长庚的目光。顾昀心里忽然“咯噔”一下,以前从来没注意过长庚看他的眼神居然是这样的,那目光专注极了,微微映着一点浅浅的雪光,好像要将他整个人装在眼里。”

  透过长庚的眼睛看到了心,直男心思的顾昀经过醉酒一吻,猜到了长庚的感情。

  

  第五十章

  顾昀首次问起长庚的感情。

  

  第五十一章

  标题风月。

  “长庚面如金纸,双瞳似血,眼前闪过无穷幻影,耳畔如有千军万马鸣铁敲钟,妖魔鬼影幢幢,魍魉横行而过,一根乌尔骨饮着他的心血轰然涨大,枝杈森然处荆棘遍布,撕心裂肺地如鲠在喉——而那乌尔骨的尽头,有一个顾昀。”

  在对小义父感情暴露后,长庚轻吻顾昀的手,犹如捧在心间上的珍宝。

  ……犹在千山万水之外。

  “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,倘若你看见我烦,我可以不让你看见,倘若你只想要个孝顺懂事的义子,我也保证不再越过这条线。”

  

  第五十四章

  长庚彻底的在顾昀面前袒露心迹,顾昀十分不理解他少年时和现在对他的感情。终是未突破父子这一线。

  长庚嘴角微卷,可能是打算露出个微笑,但是失败了,只是几不可闻地说道:“我知道,我不会让义父为难的。”

  

  第五十五章

  “那轻如落雪的声音在顾昀爆发的怒吼下本来微弱得不值一提,然而不知道为什么,话音出口的一瞬间,该听见的人还是都听见了。”

  心间之人被折磨得体无完肤,却还要站起来守护这破烂江山。长庚质问顾昀,为其不值。

  

  第六十四章

  生死离别的城破之吻。

  “这是他第一次在双方都清醒的时候尝到顾昀的滋味,太烫了……好像要自燃一样,带着一股狼狈不堪的血腥气。长庚的心跳得快要裂开,却不是因为风花雪月的传说中那些不上不下的虚假甜蜜,心里好像烧起一把仿佛能毁天灭地的野火,熊熊烈烈地被困在他凡人的肢体中,几欲破出,席卷过国破家亡的今朝与明日。”

  

  第六十六章

  欺负伤患。

  “顾昀的眼睛被遮着,不由自主地顺着那微妙的触感展开了丰富且自作多情的联想,感觉好像只可怜巴巴的小动物,劫后余生时扑到他怀里撒娇,湿哒哒地舔了他一下。”

  

  第六十七章

  混血小甜心轻轻一笑,顾昀难以言喻的起了色心。

  颜控了?

  

  第七十三章

  “找个山清水秀的庄子做……唔,那个聘礼。”

  长庚去西北犒军,对顾昀的感情长久以来,终于得到了顾昀的回复。

  第一次心意相通你情我愿的吻。

  长庚再也忍不住,低头堵住了他的嘴。“我的将军,”他心里又是甜蜜又是怆然地想道,“历代名将有几个能安安稳稳地解甲归田?这话不是戳我的心吗?”

  

  第七十九章 初夜?!

  当着顾昀的面,发作乌尔骨。长庚深觉自己怪物,有意躲开顾昀。

  被顾昀拉回来,表明不嫌弃长庚,邀请一起开车?

  “灿烂的初夏日光不由分说地透过床幔,丝丝缕缕的透进来,长庚一双眼睛却比阳光还灿烂,真正明白了什么是“经年痴心妄想,一朝走火入魔”。噩梦比现实可怕,现实却比春梦让人疯狂得多。”

  确认关系后,长庚放肆大胆的对顾昀上下其手耳鬓厮磨。却因大喜大悲使乌尔骨发作,被陈姑娘限制了上床。

  【文中所有人都以为顾昀是攻。之后的感情比较顺利,在第八十九章中顾昀与长庚发生的摩擦,也被长庚一句:“义父,我想要你。”给收尾了。】

  


  第一百零六章

  来一波驱寒车。

  长庚闻言一跃而起,一把将鸟塞回笼子里,回手扯过一张大黑布盖上,不怀好意道:“驱寒不一定要喝那东西,我来!”

  

  第一百一十六章

  性感顾昀,在线被劫色。

  可惜只有匆匆忙忙一宿的温存,隔日便要各自整理行装擦肩而过,一个北上一个南下,像换班一样。

  

  最终章

  营长中腻腻歪歪。笑谈山河归。

  

  番外五

  被沈易“绊了一跤”的顾昀用美人计毁掉信封,虽是老夫老妻长庚仍是抵不住顾昀的诱惑。

  

  

  

  “经年痴心妄想,一时走火入魔。”

  

  


刚才拿出封藏已久的板子,好想开车

草稿

摸鱼是我快乐,我去学习辽。。

左眉骨上的痣